中亚五国投资环境及投资前景

       中亚五国的领土面积约400万平方公里,人口接近7000万,与我国有3300 多公里长的共同边界。尽管中亚国家地广人稀,人口只占全球人口的不到1%,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中国向西开放合作的必经之地,规划中的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和新欧亚大陆桥经济走廊就从此经过。

        中亚国家具有丰富的油气和自然资源,但是在经济发展方面,始终面临着基础设施陈旧、经济结构单一、产品缺乏竞争力、投资环境差等瓶颈的制约。“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得到了中亚国家的积极响应。中亚国家主要希望与我国在四大领域进行合作:一是基础设施的建设;二是工业领域方面的合作;三是资源和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四是非资源领域的合作,包括投资和贸易领域,以及农业和高新技术领域内的实际合作。近年来,随着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新的融资平台出现,中国迅速成为中亚国家最重要的投资伙伴。

中亚五国投资前景展望

 

中国在中亚五国的投资合作情况

       虽然中国对亚洲投资总额逐年上升,但是对中亚五国的投资规模相对小,主要集中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其中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的投资合作范围最为广泛,直接投资规模也最大。从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力来看,哈萨克斯坦一直居于中亚五国首位,并且是独联体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中国在哈投资的大型企业以能源勘探加工、通讯、金融为主,有代表性的企业如中石油、中石化、华为、中兴等,国有银行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都在哈萨克斯坦开展业务。2015年12月,丝路基金与哈萨克斯坦出口投资署签署了《关于中哈产能合作专项基金的框架协议》,由丝路基金出资20亿美元,建立中哈产能合作专项基金,重点用以支持中哈产能合作及相关领域的项目投资。专项基金支持的投资项目由双方共同推荐,哈方负责落实哈国相关的优惠政策,并且协调落实相关各方解决合作中出现的问题。

       在中亚五国中,吉尔吉斯斯坦的经济自由化程度最高。吉尔吉斯斯坦1998年加入世贸组织,2015年加入欧亚经济联盟,无外汇管制,市场进入门槛较低,但是法治建设仍不完善,对外资的传统偏见以及腐败现象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投资环境仍有较大影响。中国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投资主要投往农业、基础设施、交通、能源、矿山开采等领域。两国尚未签署本币互换协议,两国金融方面的合作还有待进一步深化。2017年中国在吉尔吉斯外资达到2.7亿美元,成为吉尔吉斯最大的投资来源国。目前在吉尔吉斯投资的重大项目有中国特变电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承建的达特卡-克明输变电项目与比什凯克热电站项目、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的“北—南公路”修复一期和二期项目与吉尔吉斯南北第二条公路项目、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吉尔吉斯winline-CDMA项目等。

       塔吉克斯坦中资企业多数集中在制造业、建筑业和采矿业。塔吉克斯坦外债较多,资金的缺乏限制了塔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为减少俄经济不景气对塔吉克斯坦经济的负面影响,塔政府积极寻求来自中国的投资。塔吉克斯坦外汇管制比较宽松,经营所得外币收入可汇出境外,无需缴纳特别税金。2015年,中塔两国双边签署了规模为30亿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2017又签署了《中塔合作规划纲要》。目前,塔中矿业产业园区、中泰新丝路纺织园区、经研银海农业科技示范中心以及河南黄泛区棉花种植加工区等合作区建设稳步推进。然而,中塔要想进一步深化经贸上的往来,亟需解决交通上的制约。中塔唯一陆路口岸卡拉苏口岸2015年正式通关,口岸位于海拔4100米以上的帕米尔高原,由于气候、地理条件恶劣,通关时间只有半年,过货量小。目前中塔大宗货物主要绕行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不仅时间长、成本高,而且易受第三国因素影响。

       土库曼斯坦矿产资源丰富,主要产业是石油和天然气工业,是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的起点国家,也是中国进口天然气的最大供货国,2017年中国管道天然气进口量约85%来自土库曼斯坦土库曼斯坦独立4年后,即宣布为永久中立国,政局相对稳定,经济在中亚五国中保持较快增长,存在很多的投资合作机会。近年来,外商投资在土库曼斯坦的经济比重不断上升。但是,土库曼斯坦仍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转型期,政策变化较大,对外国企业准入的门槛和要求较高,在办理公司或代表处注册审批、外籍员工签证、入境手续和劳动许可方面限制较多,效率较低。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地区大国,人口3150多万,占中亚五国总人口一半。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中资企业主要从事油气勘探、煤矿、电站、泵站、化工、制革、制鞋、陶瓷、农产品种植、畜牧养殖、餐饮服务等业务。2016年6月,习近平主席对乌兹别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中乌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两国关系发展自此进入了快车道,各领域务实合作不断取得丰硕成果。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大力推动工业园区建设,鹏盛工业园是中国民营企业直接在乌投资建立的首个中乌合资工业园区。目前为止,鹏盛工业园是中国在乌最大民营投资项目和非资源领域最大投资项目,也是乌兹别克斯坦与外国投资合作典范,已经成为乌工业的一面旗帜。

中亚五国投资前景展望

 

中国与中亚国家投资合作面临的制约因素

中亚国家对“一带一路”倡议普遍表示欢迎,有意搭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良好的政治关系是中国企业在中亚国家投资的优势,政府层面对于发展与中亚国家的经贸合作关系,提供了许多优惠的政策。在双边援助、上海合作组织和“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政府提供了大量赠款、优惠贷款和优惠出口买方信贷,成立了上合组织实业家委员会和银联体。目前中国和中亚国家已经有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中国—欧亚经济合作基金、中俄及中哈投资基金等开展投融资业务。

尽管如此,在与中亚国家投资环境方面,依然存在着市场机制、国内政局、基础设施、地缘政治、地区安全、文化差异等多种因素的挑战。

第一,短期内,中亚国家难以建立起成熟的市场机制。中亚五国是前苏联国家,受计划经济的影响较深,经济开放程度差,法律法规不完善,缺少与国际接轨的意识。中亚五国中仍有两国(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土库曼斯坦没有加入上合组织。中亚地区的项目资金需求大而所在国偿还能力弱,各国的金融监管体制差异大,汇率不稳定,有的国家外汇管制尚未放开。

第二,中亚国家政府运行效率低下,在政策制定和执行方面具有很强的随意性,官员腐败和权力寻租问题严重。由于政策调整频繁且人为因素大,中亚国家在对外资的审批、注册、签证、能源开采权和劳动力雇佣方面限制较多。海关、检疫、关税审批手续复杂,通关效率低,且存在多重征税问题。

第三,落后的基础设施是中亚投资环境中的不利因素。经济发展与工业现代化,都需要公路、铁路、航空、管道、通讯、互联网为基础构建的立体交通网。中亚五国虽然自然资源丰富,但深处欧亚大陆腹地,对外交通以陆地运输为主。公路运输是其重要的运输方式,但路面破损严重,维护和建设难度较大,从苏联时期继承下来的铁路网跟不上当前发展的需要。

第四,大国在地区的博弈十分激烈。俄罗斯始终对中亚地区有着重要的影响,经济方面通过“俄白哈关税同盟”和“欧亚经济联盟”强化了与中亚国家的经济联系。除美俄外,其他诸如日本、韩国、土耳其、印度等国也都在中亚有自身的利益。虽然总体政治关系良好,但不否认中亚国家可能会利用大国之间的分歧来平衡自己的利益,这也为中国在中亚地区的投资带来了不确定性。

第五,中亚地区的民族、宗教问题相对复杂,面临着“三股势力”的潜在威胁。与中亚国家山水相连的阿富汗战乱给中亚地区带来一系列问题,包括恐怖主义、难民、毒品、极端思想的输出等。由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遥遥无期,地区安全的溢出效应导致在该地区的投资存在较高的安全风险。

第六,中亚与中国的民间交往、人文交流还远远不够,还跟不上日益密切的经贸往来的需要。中亚国家是伊斯兰教国家,与中国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宗教规范多,工作习惯和效率差别比较大。信息的不对称性也容易导致较大的投资风险。

中亚五国投资前景展望

 

积极探索投资合作模式,兼顾各方利益

中亚地区目前已成为中国企业开展境外投资和经济技术合作的热点地区,双方合作潜力巨大。总的来说,中亚国家有共性也有不同。企业要到中亚地区投资,一定要做好功课,对想要投资的国家要做好法律、投资环境、文化方面的调研,在思想上要做好长期经营的准备。寻找当地好的合作伙伴很重要,中介机构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对投资的信息也要作好甄别。

近年来,通过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园区的方式,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以集群和抱团的方式“走出去”,从而降低海外投资成本和经营风险。乌兹别克斯坦的鹏盛工业园,哈萨克斯坦的中国工业园都是这种形式合作的成功典范。境外经贸园区的建设模式主要采取“政府推动与管理、企业开发与招商、产业升级、市场运作”,即在政府的指导下,由投资国企业配合当地政府,具体制定符合当地实际的产业园建设方案,并利用双方资源推动落实。

境外经贸合作园区为企业集体走出去搭建了一个综合服务的平台,从厂房等基础设施方面的硬件服务,到政策法律咨询、投融资服务、物流报关等软件服务都可以在园区内解决,这就为企业在海外创造了良好的环境,从而降低企业建设成本和难度,缩短投资周期。此外,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园区离不开投资东道国政府的支持,是“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具体实践。

在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方面,国际金融合作必不可少。在2018年11月14日的中亚投资论坛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承诺要同中国和欧盟合作,吸引更多的投资到中亚。除丝路基金、亚投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中国—欧亚合作基金等多双边投融资渠道外,还可设立专项基金,例如能源矿产开发基金、农业合作专项基金等,为中国与中亚国家多领域合作提供多层次的金融支持。为了降低金融风险,还要继续在中亚扩大货币跨境服务,这包括互设本币账户结算、境内人民币转账结算、完善人民币清算渠道、逐步建立统一的支付结算网络体系等。

中亚五国投资前景展望

 

经过中亚地区的中欧班列,正在对欧亚之间的贸易和创新产生着重要的推动作用,欧盟已经意识到中欧班列的重要性,并且在2018年9月发布了“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将中国列为了首要合作对象,重点打造交通、能源、数字及人际交流网,与亚洲国家和组织建立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在物流、能源和通讯方面,中国与欧洲、中亚国家有着许多良好的投资合作机会。

俄罗斯也是不能够忽略的重要地区国家。俄罗斯是中国最大的邻国和全面战略协作伙伴,与俄罗斯的合作必将对于区域经济的发展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2019年6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第23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的致辞中谈到,和普京总统达成了共建“一带一路”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共识,中国、中亚可以充分利用欧亚经济联盟这一合作机制,扩大中国、中亚、俄罗斯三边的合作发展。

中亚国家拥有价格低廉的原材料,高素质的劳动力,广阔的市场潜力,无论从地缘战略还是经贸发展来说,对中国都具有重要的意义。“一带一路”建设倡导“五通”,居首位的是“政策沟通”。在政策沟通方面中国和中亚国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例如,如何进一步对接中国和中亚各国的发展战略,落实现有的协议;进一步在法律法规、政策层面上采取行动和具体措施,与国际规则和标准接轨等。由于中亚国家和中国在工业化的进程上和国际分工上处于不同的阶段,在利益的定位和诉求上也是不同的。中国在中亚的投资合作要秉承绿色、低碳、惠民生的可持续发展理念,以开放的心态积极开展与中亚各国以及各种国际组织的多边和双边合作,兼顾各方的利益。

原文刊载于人民画报社《丝路瞭望》,2019年7月

编辑:张纲

AI客服
我要咨询
我要投诉
使用帮助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