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产业环境

  中亚国家地处亚洲内陆,地理条件复杂,远离东亚、西欧和北美三大经济中心。受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不确定性增加影响,中亚国家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增长放缓,这对中亚国家经济发展产生了一定负面影响。为了增强经济韧性、保持经济增长,中亚国家不断调整发展战略,其中就包括发展数字经济。但是,这些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发展数字经济的产业环境也有较大差别。

  (一)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环境

  从2002年起中亚国家开始注重发展数字经济,逐步建设数字基础设施并取得一定成效。根据表1可看出,中亚国家的数字基础设施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哈萨克斯坦的发展水平最高,其次是乌兹别克斯坦,而土库曼斯坦的发展水平最低。然而,在全球数字经济互动中,中亚国家属于单向互动,即都是数字经济消费国,其中哈萨克斯坦消费能力最强。若从进口的占比来看,尽管塔吉克斯坦经济实力较弱,但是政府非常重视数字经济建设,该国是较早开通电子政务、电子商务和远程医疗的中亚国家。对于发展数字经济,塔吉克斯坦媒体解释道,数字经济能够对家庭提供很多便利、降低家庭支出。例如,通过数字支付系统可以使塔吉克斯坦家庭在接收侨汇时降低30%的费用。

  

  然而,与数字经济发展较快的国家相比,中亚国家数字经济还处于较低的发展水平。哈萨克斯坦中亚国家数字基础设施最好的国家,但与中国和日本相比整体水平不高。在可比项中,哈萨克斯坦与中国和日本差距最大的是在知识产权使用费、通信和计算机等占服务出口额的比重、安全的互联网服务器数量上。这充分说明哈萨克斯坦在信息技术专利、信息产品制造和互联网交易中使用加密技术的服务器方面与中国、日本差距巨大。

  

  此外,由于统计的原因,在考察期内没有研发人员数据,但是回溯2016年数据可以发现,哈萨克斯坦人口中研发人员的占比也与中国、日本有较大差距。根据世界银行统计,2016年每万人中的研发人员数量是:哈萨克斯坦6.876人,中国12.056人,日本52.09人。据此可看出,中亚国家数字基础设施发展不均衡,总体水平较低。

  (二)发展数字经济的政策环境

  在发展数字经济方面,中亚国家结合本国实际出台了具体的实施计划、组建(或整合)了相应机构,并将数字经济纳入国家发展战略。

  哈萨克斯坦早于2013年1月批准了《信息化的哈萨克斯坦——2020国家纲要》,确定了发展信息社会的4个关键领域。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哈政府将发展数字经济作为重点,于2017年12月批准了《数字化的哈萨克斯坦国家纲要》,目标是在关键经济部门发展和使用数字技术;增加信息通信基础设施,普及互联网宽带和4G移动通信,并向5G发展;提高在线公共服务的质量和数量,减少腐败,使政府机构工作更加高效;通过积极协助发展电子商务,为企业主创造新的机会和有利条件;提高人口的数字应用能力,推动国内IT业发展,提高哈萨克斯坦的教育和医疗质量。实施该纲要的5个主要工作方向是:经济领域的数字化(工业和电力工业数字化,运输和物流数字化,农业数字化,发展电子商务,发展金融技术和非现金支付);向数字国家过渡(通过数字技术使公民能够更快捷地接受公共服务,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数字互动将帮助企业主在线获得所有必要的服务,国家机构内部活动的数字化,建设“智慧城市”);建设“数字丝绸之路”(扩大网络覆盖范围和信息通信基础设施,保障信息通信技术领域的安全);人力资本开发(提高中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的数字教育水平,提高人口的数字应用能力);建立创新型生态系统(支持创新发展网络,促进技术创业,发展创业文化和研发,吸引风险融资,形成创新需求)。

  吉尔吉斯斯坦于2017年制定以建设“智慧国家”为目标的数字化转型规划“Taza Koom”,并纳入2018~2040年国家发展战略。早在2002年3月吉尔吉斯斯坦就通过了第一个数字化国家发展战略,计划2002~2010年将信息通信技术行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增至5%。因为资金和技术等问题,吉尔吉斯斯坦数字化发展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在2013~2017年国家发展战略中,数字化的优先目标是支持公共行政改革、提高行政能力。这一阶段,吉数字化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尤其在电子政务、电子商务、人力资源培训等方面成绩显著。为了加速发展数字化,吉尔吉斯斯坦于2016年7月成立了政府总理领导下的国家信息技术和通信委员会,计划在7大领域实施21项措施。不过,因数字基础设施发展滞后,数字化产业的发展进程非常缓慢。在总结前期经验后,吉尔吉斯斯坦的“Taza Koom”规划规定在2040年前实现以下7个目标:建立基于绿色技术和清洁能源的世界级数字基础设施(宽带电信网络、数据处理中心、云技术、数字平台);为可持续发展创造有利环境(政策、立法、研究机构);提高公众接触数字的机会和发展数字经济的能力;支持吉尔吉斯斯坦人成为具有必备知识的数字公民;创建开放的数字社会;使吉尔吉斯斯坦成为安全在线生活和工作的场所;将吉尔吉斯斯坦打造为“丝绸之路”上数字商业和创新的枢纽。

  塔吉克斯坦在2016年推出的《塔吉克斯坦共和国2030年前国家发展战略》中提出,未来15年国家在电信领域的发展目标是:制定廉价、安全性高的互联网接入政策,提高通信质量并广泛应用于公共服务和确保善治;扩大通信服务的覆盖范围;加强国内通信市场的竞争能力,通过发展国家电信传输能力把通信服务扩大到其他中亚国家;为发展区域和跨境光纤(FOCL)创造有利环境;发展跨境电信基础设施,确保各类运输基础设施和电网使用;为发展信息通信技术园区创造有利环境。目前,塔吉克斯坦有20多家互联网供应商,93%的城市人口能够享受移动通信服务,有“Tcell”、“Babilon Mobile”、“MegaFon”、“Tacom/Beeline”和“TK Mobile”五大通信运营商。

  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2018年12月1日签署了题为《土库曼斯坦2019~2025年数字经济发展构想》的法令,目的是促进商业和投资、引进先进的政府管理方式、创造新的工作机会。该构想计划分三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2019年)的工作任务是:在国家层面建立主管机构,由各部委、部门和其他组织负责人组成跨部门委员会,制定数字经济发展路线图;建设监测经济实体的技术基础,为数字化做准备;完善必要的基础性政策支持,包括立法、拟采取的制度性措施,提高人员技能,提高预算资金支持数额;公布购买技术设备的招标方案,确定投资量,启动实验项目,分析所有部门数字化的可能性。第二阶段(2020~2023年)的工作任务是:提供更广泛和全面的数字通信系统,开发数字服务窗口,引入数字报告。第三阶段(2024~2025年)的工作任务是:在国民经济部门实施数字化项目,并将其纳入国际数字经济体系。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于2018年7月3日签署法令《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发展数字经济的措施》。根据该法令,乌将在经济领域实现数字化,包括采矿、智能合约、咨询、证券、贸易、仓储、物流、保险、融资、区块链技术,以及各种形式的投资和企业活动。为了加强组织管理,乌兹别克斯坦建立了创新发展部,专门管理和协调数字经济发展。2018年12月13日,乌兹别克斯坦出台第5598号法令,规定在公共行政部门引入电子政务和信息系统。此外,乌兹别克斯坦还计划建立与数字经济相关的技术市场和园区,吸引国外投资;加强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发展通信技术和网络,引入现代电信业务;在经济领域引入电子服务,发展电子商务和软件市场;加快国内互联网建设,为数字媒体提供组织、设施、技术和资金支持;为城市和地区基础设施建立智能管理系统,特别是家庭和社区的服务、物流、安全和“智慧城市”。

  (三)发展数字经济的营商环境

  除土库曼斯坦没有数据外,根据世界银行的营商指数,哈萨克斯坦中亚国家中排名最高的(排第28位),其后依次为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但是,仅通过上述数据很难对中亚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营商环境形成更为具体的认识。为了借助更多的数据对中亚国家营商环境进行交叉比较,此处引入转型指数作为分析指标。转型指数(Transformation index)是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对全球129个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发展状态的评估,该报告每两年发布一次,被国际社会普遍采用,是考察发展中国家状况的权威指数。鉴于转型指数具有较高的效度和信度,本文选择转型指数中有关政治制度、经济发展质量和治理绩效的3大类9项指标,分析中亚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营商环境。

  

  在政治制度方面,数字经济是现代国家经济活动的一种形式,它必然活动在特定的政治制度之下,良性的政治制度能够使经济活动获得更多的动力。生成良性政治制度的必要条件很多,其中法治水平、政治制度稳定性、政治与社会融合度比较关键。根据表3可以看出,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制度在中亚国家中表现较好,特别是政治制度稳定性较高,其余中亚国家政治制度稳定性较差。需要说明的是,哈萨克斯坦政治制度稳定性低的主要原因是总统对国家政治生活的影响巨大。2019年6月托卡耶夫成为哈独立后的第二任总统,但是纳扎尔巴耶夫对哈萨克斯坦政治依然拥有独特的影响力。既要考虑纳扎尔巴耶夫时期既定政策的延续性,又要把自己的治国理念植入国家政治发展中,这对托卡耶夫将是一个考验。

  在经济方面,国内生产总值通常是衡量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但是国内生产总值不能衡量经济发展质量,而经济发展质量高低对发展数字经济非常重要。经济发展质量高有利于发展数字经济。为此,本文选定货币和价格稳定性、经济绩效、经济可持续性作为比较分析指标。根据表3,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国家中经济发展质量最高的国家,其次是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尽管哈萨克斯坦坚戈汇率不稳定、食品价格上涨,但稳定的能源产品出口能换取大量国家建设所需的外汇。在吉尔吉斯斯坦,库姆托金矿是国家重要的外汇来源,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金矿开采对当地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一直是吉国内关注的问题,但因对国家经济发展有较大的贡献,吉很难放弃金矿开采。此外,由于中亚地区气候变暖,很多牧场退化,对吉畜牧业发展影响较大。因此,尽管吉尔吉斯斯坦货币和价格稳定性、经济绩效等指标略好于哈萨克斯坦,但经济可持续性低于哈乌两国。在乌兹别克斯坦,米尔季约耶夫的改革给国家经济注入了活力,经济绩效指数持续向好,并有赶超吉尔吉斯斯坦的趋势。

  治理绩效体现了各种组织(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个人在参与推动国家发展过程中的效率。治理绩效高有利于数字经济发展,治理绩效低则不利于数字经济发展。表3数据显示,中亚国家中吉尔吉斯斯坦的治理绩效指数最高,特别在规范问题上能够达成普遍共识,争论较少,如民主国家建设和支持市场经济方面,吉尔吉斯斯坦共识度很高。在国际合作方面,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国家中最早加入WTO的国家,并积极加入欧亚经济联盟,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哈萨克斯坦的治理绩效指数低于吉尔吉斯斯坦,特别是共识度更低,但哈萨克斯坦的国际合作水平优于其他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不仅加入了欧亚经济联盟、推动中哈产能合作,而且是WTO成员国。为了促进国际合作,哈萨克斯坦不断优化签证制度,吸引更多的游客和商业投资,并举办各类国际会议和博览会。

  通过综合比较可以发现,在发展数字经济方面,受政治制度、经济发展质量和治理绩效等因素影响,吉尔吉斯斯坦的营商环境是中亚国家最好的,其次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

  作者:肖斌

  来源:《欧亚经济》2020年第1期

AI客服
我要咨询
我要投诉
使用帮助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