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两场大选即将拉开帷幕,会不会成为新年度的黑天鹅

原标题:中亚两场大选即将拉开帷幕,会不会成为新年度的黑天鹅

作者:宫卓识

1月10日,中亚地区要同时举行两场选举:哈萨克斯坦国家和地方议会选举与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选举。两场大选是同样处于权力过渡期的哈吉两国的重大政治事件。从大选筹备期的形势看,两场选举能不能顺利举行已不再是关注点,最大看点是选举后的人事安排和制度变化。

哈萨克斯坦:大公主出任何职是关键

 

哈萨克斯坦议会选举是该国2003年以来首次如期举行的国家立法机构大选,此前历次选举皆提前举行。2020年11月30日是各党派向中央选举委员会提交候选人名单的最后期限,共有六个党派表示参加大选,分别是:“祖国之光”党、“光明道路”民主党、阿吾勒人民民主党(即乡村党)、阿达尔党(即公正党,原为团结党,2020年11月5日更名)、全民社会民主党、哈萨克斯坦人民党(原为共产主义人民党,2020年11月11日更名)。11月27日,社民党表示抵制选举并退选。因此,共有五个政党参选。

目前,哈境内在司法部门注册的政党只有上述六个。按照对相关法律的修订,在哈国内注册政党需要的民众签名数由4万下调到2万。部分哈社会人士已向司法部等部门提交了政党注册手续,但当局并未批复。因此,在议会选举前哈政坛并未出现新的党派面孔。

按照哈相关部门制定的旨在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法案,各党候选人名单中女性和29岁以下的年轻人占比不得低于30%。中选委数据显示,共有312名候选人参选,其中男性222名,女性90名,平均年龄46.7岁。从民族构成看,79.8%为哈萨克族,13.8%为俄罗斯族,6.4%为朝鲜族、白俄罗斯族、维吾尔族、乌克兰族等其他民族。

哈萨克斯坦选民数量大约1100多万(含境外选民)。除境内投票站外,中选委在53个国家和地区开设66个投票点。

哈议会共有107个议席,其中98个议席由各党派按照选举结果分配,9个独立议席由人民大会(统战机构)推举的非党派人士占据。进入议会的得票率门槛是7%。有分析人士预测,大选不会实质上改变哈议会构成,“祖国之光”党将获得70%以上的得票率。

此次大选中,领衔“祖国之光”党参选团队的是大公主——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长女达丽嘉·纳扎尔巴耶娃。2020年5月初,哈总统托卡耶夫签署法令,时任议会上院议长的达丽嘉的议员职权被停止。当时一度引发有关她将隐退以及与总统间矛盾升级的热议。

有分析称,在新一届议会中,达丽嘉至少将出任副议长,成为议长的可能性也并非不存在。她在哈政治体系坐标中的定位决定着外界对纳扎尔巴耶夫“家族政治”成色的评判,也是民间对哈执政集团整体看法甚至合法性认知的重要因素。所以,达丽嘉在新一届议会中的职务是决定选后民情和社会局势的重要因素。

吉尔吉斯斯坦:政体是否改变是关键

 

吉总统大选是2020年10月政局动荡的意外产物。在候选人报名期间,共有63人向吉中选委递交了参选材料。按照中选委确定的候选人正式名单,共有18人参选,后有一人退选。

在十月事件中,萨德尔·扎帕罗夫脱颖而出,成为总理兼代总统。11月14日,他宣布参加总统选举,随后卸下公职。其他较有影响力的候选人包括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谢吉兹巴耶夫、统一吉尔吉斯斯坦党领导人马杜马罗夫、改革党领导人索罗恩库洛娃、前议长伊萨耶夫、前内务部副部长阿萨诺夫。

吉媒体称,目前呼声最高的候选人是扎帕罗夫。大部分分析认为,凭借着现阶段的民意支持和掌握的行政资源,扎帕罗夫当选总统不成问题。决定其在总统职位有何作为的因素是与总统选举投票同时举行的全民公决的结果。2020年12月11日,代总统马梅托夫签署法令,将在总统选举日同时举行全民公决,重新确定国家政体。

吉宪法中虽然对总统和议会职权进行了规定,但并未明确指出国家的政治体制。在吉此前的几轮政治改革中,议会制是理想愿景;但在实际的权力分配中,采用的是总统-议会混合制。吉现行宪法规定,总统任期只有一届,为六年。单届任期导致强势总统总是企图将议会打造成私人工具,以便在任期结束后继续左右政治进程。

如果说扎帕罗夫仅仅当选总统而未实现政体上的改变,只能说“革命尚未成功”。对他而言,从重新确定政体到修订宪法,再到重塑权力结构——这是一个完整的执政链条。任何一环的断裂都将导致吉政治进程原地踏步。

中亚政治——未竟的进程

 

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家瓦连京·博加特廖夫在2013年前后曾指出,政治进程未完结是中亚地区政治进程的三大特点之一。另外两个特点是多个一体化项目同时推进和伊斯兰化倾向的加强。

纵观原苏联成员国所在的欧亚政治空间,政治进程未完结并非中亚国家的“专利”。在国家权力建设这条路上朝哪里走,也是莫斯科面对的难题。总统任期“清零”、国务委员会的设立等,说明普京虽在战略上依旧坚定,但随着国际形势、周边局势和国内民情的变化,战术上的回旋余地正在缩小。

此次哈吉两国大选让人看到,既已确定的道路正向隧道的尽头延伸。国家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掌舵者稳住方向,以平稳的方式驶向那一片已经预见了的光明。但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总统和议员之席均虚位以待,作为来自友好邻邦的观察者,我们希望选民们利用自己的权利选出真正心怀国家和民族的有心人。最后,我们不妨读一下雨果在《九三年》中写的这段对话:

“你是哪一派?”

“不知道。”

“是蓝党还是白党?你和谁站在一起?”

“和我的孩子们。”沉默。

作者:宫卓识,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

文章来源于公众号:欧亚新观察

AI客服
我要投诉
使用帮助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