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斯坦陷美俄争夺“漩涡” 欧亚一体化受阻?

如果要问,在过去的一年里,俄罗斯和中亚地区最大的话题是什么?那一定是欧亚一体化!

2019年,是俄罗斯在推进欧亚一体化方面取得成绩最大一年。但是,2020年却是退步最快的一年,尽管时间只过了不到一个月。
 

乌争夺战:土耳其、俄罗斯与美国

乌兹别克斯坦推行政治经济改革,对外开放程度进一步扩大,很多国际和区域组织都对乌兹别克斯坦抛出了橄榄枝。

土耳其主导的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正式接收乌兹别克斯坦为成员国,刺激了中亚国家对突厥语国家抱团发展的极大兴趣。

俄罗斯方面没有对此正式表态,但行动上却加紧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争夺,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吸引乌兹别克斯坦加入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该联盟目前包括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四个正式成员国)。

此举牵动美国,曾扬言要退出 WTO 的美国,回过头来又威胁乌兹别克斯坦,表示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将对乌兹别克斯坦加入WTO产生不利影响。
 

2015年欧亚经济联盟成立以来,俄罗斯对乌兹别克斯坦是否加入一直持相对包容的态度。因为前总统卡里莫夫一直拒绝加入,所以俄罗斯也一直在等待时机。米尔济约耶夫上台后,在对外政策上开放了很多,不过俄罗斯并没有急于拉乌兹别克斯坦入盟。但是,在乌兹别克斯坦正式加入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之后,俄罗斯显然着急了。

2019年10月,在乌兹别克斯坦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俄罗斯方面突然爆出乌兹别克斯坦已同意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消息。随后的两个月里,俄罗斯与欧亚经济联盟接连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包括限制非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劳动移民进入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务工、提高非联盟成员国商品准入门槛与关税、增加非联盟成员国商品过境运输费用等,表面吸引、实则逼迫乌兹别克斯坦作出选择。
 

2020年1月21日,米尔济约耶夫表态,乌兹别克斯坦将以观察员身份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这似乎是一个双赢的选择,既保持了相对的独立性,又可通过展现诚意来解决劳动移民、跨境运输、商品准入等问题。但是,终归不是百分之百情愿地选择,嫌隙因此埋下。>>详情请点击

1月25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在演讲中表示,乌兹别克斯坦是否要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这一问题仍然在研究中。【相关新闻】纠结!乌兹别克斯坦是否“入盟”研究了1年

据乌总统称,关于该问题已经深入研究了一年。他要求议会上议院继续对该问题进行分析,并表示“我们必须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定于2月2日-3日访问乌兹别克斯坦。或许,俄美围绕乌兹别克斯坦的新一轮争夺才刚刚开始。
 
理想与野心:发展欧亚大陆跨境运输

2019年,独联体国家的专家,几乎言必谈“欧亚”,“欧亚大陆”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整体。中亚国家也不例外。作为中亚大国的哈萨克斯坦,更是摇身一变,成为欧亚大陆中心的大国,期望在欧亚大陆跨境运输上进一步发展。
 

曾任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的苏尔丹诺夫说过一段话,很好地展示了这一愿景:
推动欧亚经济联盟与欧盟合作,打造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共同经济空间,激活拥有7亿人口的消费市场,并不是乌托邦式的想象,而是非常有现实前景的。届时,哈萨克斯坦有望以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运输潜力,在这个超级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


碍于民间的某些情绪,哈萨克斯坦专家没有明确提及“欧洲+欧亚经济联盟”与“一带一路”的对接,只是描绘了连接欧盟至俄罗斯远东的“大欧亚”蓝图,但瞄准的却是“欧洲+欧亚经济联盟+‘一带一路’”、从里斯本到连云港的超级运输路线,拥有远超20亿人口的超级市场。

然而,由于欧亚经济联盟内部协调上出现一些问题,希望的泡沫破灭得比到来时更快。因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制裁,不允许哈萨克斯坦物资过境俄罗斯进入乌克兰,导致哈萨克斯坦对乌克兰的煤炭出口中断。后经过多轮协调,俄罗斯一点一点地放宽限制,但最终也没运出去多少,哈萨克斯坦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经此一事,哈萨克斯坦对欧亚一体化的狂热却逐渐冷了下来。无独有偶,2020年2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结束对白俄罗斯的访问后,下一程就是哈萨克斯坦,而这期间,哈萨克斯坦已经向美国展现了一些诚意。
 
俄白一体化:从蜜月到反目

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一体化,在2019年可谓是大起大落,取得了史上最大的成就,甚至到了谈主权和货币统一的程度。2019年12月26日,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马克西姆·奥列什金曾乐观地表示,“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即将达成一体化路线图”。

然而,没过几天,形势发生了逆转。时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甚至发出最后通牒,想要加快俄白一体化进程。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俄白一体化进程几乎开始逆向反转。1月,白俄罗斯开始花费远高于从俄罗斯进口的成本,从挪威购买石油,同时与立陶宛等国商谈进品油气的问题。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从俄白蜜月状态迅速调整至战斗模式,公开对对俄罗斯的做法提出批评,并表示要重新审视与美国的友谊。巧的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于2月1日访问白俄罗斯,此前美白双方已开展了多轮互动。
 

 
欧亚一体化:问题与前景

在推动欧亚一体化方面,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总是一波三折,屡次都是眼见大厦刚起又将倾,实在心累。

究其原因,一是俄罗斯的经济底气不够硬。打铁还需自身硬,俄罗斯本身经济不景气,而小伙伴们又最需要经济上的扶持,所以,俄罗斯推动的经济一体化走着走着就有人“开小差”跑掉了。二是外部因素的干扰。中亚国家深受“颜色革命”之苦,但对美国从来都是无法拒绝的,有相当多的人认为“近邻不如远亲”,因为远亲不会侵占他的领土,而且还有钱。这不,1月初刚透出蓬佩奥即将访问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消息,隆隆开进的欧亚一体化战车马上戛然而止。

对于欧亚一体化遭遇的困难,普京其实看得很透彻。1月15日,普京发表的国情咨文中,几乎没有再提欧亚一体化的问题,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发展本国经济、人口与改善民生方面。

俄罗斯外专家分析认为,一体化急先锋梅德韦杰夫辞去总理职务后,以普京为代表的俄罗斯精英阶层对欧亚一体化的关注度正在急剧下降。正如白俄罗斯官员所讲,“克里姆林宫对整合的兴趣大大下降,新政府组建后,俄罗斯对白俄罗斯的政策虽然没有改变,但沟通的语气完全是外交辞令了”。
 

欧亚一体化走走停停,2020新年伊始就呈现放缓态势。对此,我们有理由猜想:独联体这帮“小兄弟”,普京可能真的带不动了。从近期的表现来看,在任期的最后4年里,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要重点解决国内问题,尤其是政治和经济发展问题了。

欧亚一体化未来将走向何方?还需拭目以待!

原标题:欧亚一体化进程放缓:独联体这帮“小兄弟”,普京实在带不动了

来源:自媒体号“丝路观察家”
AI客服
我要咨询
我要投诉
使用帮助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