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掌权一年:阿富汗有望参与周边国家哪些项目?

【原标题】否认现实:塔利班掌权一年


近日,阿富汗现代史迎来一个重要节点——塔利班在喀布尔掌权一年。由塔利班重新命名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在国际舞台仍未得到正式承认,但这并不妨碍中亚国家、俄罗斯、伊朗和中国以国家和整个欧亚大陆的安全和发展的名义,积极与阿富汗现任当局建立经济关系,并倡议将阿富汗纳入区域供应链。


俄罗斯东方学家、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圣彼得堡大学教授亚历山大·克尼亚泽夫在接受Ia-centr.ru网站采访时,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问:

 

一些政治家和专家已经把承认塔利班政权的问题称为次要问题。部分国家——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土库曼斯坦,保留在喀布尔的大使馆,并认可塔利班外交官。许多地区国家已经与作为喀布尔官方代表的塔利班外交官举行会谈。现在,承认塔利班对阿富汗本身的发展来说有多大必要性,除这种“承认”机制外,还有哪些替代方案?

 

答:承认只发生在双边层面——建立外交关系下。


许多国家在喀布尔保留大使馆,您提到的一些国家也认可了塔利班外交官。当然,现在还不是大使,而是临时代办,但这已经是一种事实上的,也是法律上的对话,这也意味着一定程度的承认。


一些国家正与塔利班外交官,即与事实上代表该国的人进行会谈。


我认为,需要停止“把承认塔利班当作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的口号。


正如呼吁联合国承认/不承认塔利班政权毫无意义。应该明白,联合国已处于国际进程的边缘。过去30年,该组织并没有成为解决任何全球冲突的重要因素。阿富汗问题就是典型例证。


因此,欧亚国家需要与阿富汗进行双边和区域性合作,并开展建设性接触。中国近期表达了这一立场,俄罗斯和该地区大多数国家也对此表示支持。


很明显,如果社会经济形势得不到改善,就会刺激阿富汗民众加入破坏性、颠覆性的恐怖运动,加剧安全局势恶化。


因此,有必要利用现有力量进行建设性工作,首先即经济领域。在最近召开的塔什干会议上,与塔利班有关的谈判议程非常积极,并侧重于建设性互动:经济问题、跨境项目等。


我想指出此次塔什干会议的一个重点。过去20年来,阿富汗的“捐助国”一直在伦敦、东京、日内瓦等地举办此类活动。关于“捐助国”,有一句古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但现在,我们谈论的不是阿富汗整体社会经济领域所依赖的捐赠,而是国家的发展。


我推测,9月在撒马尔罕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阿富汗问题将是主要议题之一,将以上合组织的形式形成议程共识。只有塔吉克斯坦可能反对建设性互动,目前它在该问题上的立场,在所有地区参与者中相当边缘化。

 

 

问:

 

中亚地区来说,将阿富汗纳入区域过境链非常重要,包括南亚方向。哪些跨境项目目前是塔利班和整个地区国家的优先事项?

 

答:提到阿富汗的跨境项目,首先即跨阿富汗铁路、TAPI天然气管道项目,以及涉及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CASA-1000。


在俄罗斯“向东转”的框架下,所有这些项目都可能改变其内容和意义。例如,在电力部门,俄罗斯已宣布拟建设“南西伯利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输电线路。


塔吉克斯坦最近将其CASA-1000输电线路的一部分铺设到阿富汗边境。我认为,有必要计算在阿富汗的建设成为可能的时间,该项目已经可以作为连接俄罗斯和巴基斯坦领土,甚至是印度的大型跨境能源桥梁来实施。


项目是在美国支持下发起的,为什么俄罗斯不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包括它自己的利益……


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之间已经建立合作,恢复该地区在苏联时期发挥作用的统一能源系统。


CASA-1000可以被纳入新的统一能源圈,这将为该地区国家的利益和俄罗斯的利益服务,允许按季节性调节电流等。


至于“马扎里沙里夫-喀布尔-白沙瓦”跨阿富汗铁路,我认为,在最近与西方对抗有关的事件前,俄罗斯对该项目相当冷淡。


现在,作为“向东转”的一部分,利益正在发生变化。因为塔什干、喀布尔和伊斯兰堡已经解决俄罗斯标准轨道通过阿富汗的问题,这对俄罗斯铁路、俄罗斯制造商等来说是巨大的市场机会。


如今,跨阿富汗项目对俄罗斯来说将非常有利,它将通过铁路进入印度洋港口。乌兹别克斯坦已经宣布,正开始对该路线进行直接实地研究,这意味着该路线尚未完全获得批准。


根据该路线的一个版本,铁路不应通过萨朗山口,而是走更长路线,通过巴米扬,到达兴都库什山脉南部,到达喀布尔。


这条线会比较长,但首先,它将有助于阿富汗中部省份的发展,由于地形更简单,在技术上也更容易、更便宜。


毕竟,经萨朗到喀布尔的公路不用考虑伊朗的利益,但如果这条路线经过巴米扬,伊朗会非常迅速地恢复从赫拉特到巴米扬的现有铁路项目。阿富汗将因此同时获得几条高速公路,而伊朗也可以进入中亚和巴基斯坦。


这条路也会引起中国的兴趣。顺便一提的是,在巴米扬和邻近的迈丹-瓦尔达克省有一个非常大的哈吉格克铁矿,由印度公司经营。印度也会对该项目感兴趣。

 

问:

 

巴基斯坦、印度、中国、中亚、伊朗和俄罗斯都感兴趣。


答:的确。与跨阿富汗项目有关的第二点当然是安全问题。


如果乌兹别克斯坦现在开始实地调研,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将变得更加清晰。


阿富汗注定要有两种不同标准轨距过境,但其可以从建造转运站受益。可以在巴米扬建一个货运站,作为阿富汗中部的铁路枢纽。

 

问:

 

塔利班的主要承诺之一是“和平的阿富汗”。这一承诺如今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履行,谁在该国境内反对塔利班,哪些威胁仍比较尖锐?最近有一个有趣先例,喀布尔和塔什干联合调查了从阿富汗境内落入乌兹别克斯坦的炮弹。


答:我想把阿富汗的安全威胁分为两种。第一种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和其他较小团体有关。


俄罗斯和中亚、伊朗、中国,尤其有兴趣将这些威胁最小化且消除。喀布尔和塔什干调查的先例,实际上是非常重要,值得在广泛的、已经区域性的实践中继续。


中亚国家、俄罗斯、中国、伊朗和巴基斯坦,有相当大的能力来追踪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活动,包括通过卫星监控。


所有上合组织国家都可以更积极地分享关于在阿富汗境内活动的某些团体的情报数据。不需要谁向阿富汗派兵,只需要帮助塔利班自己确定威胁来源并消除它们。


第二种来自颠覆性的反塔利班组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些外部行为体如何对待它们。


鉴于“民族抵抗阵线”和其他类似组织向西方国家发出的呼吁,他们已经在地缘政治对抗中做出选择。


此外有一种风险是,西方国家可能会在某些阶段对阿富汗的不稳定局势升级感兴趣,并开始资助这些团体。特别是,“民族抵抗阵线”在其声明中表示,希望共和党人在美国国会选举中获胜,因为后者宣布需要向阿富汗的反塔利班部队提供援助。


因此我认为,现在需要帮助塔利班稳定恐怖组织局势,让塔利班作为当今阿富汗国内唯一真正的政治力量,当然这是其内部事务,与其他政治力量互动......
 

来源:ia-centr.ru

编译:维卡

AI客服
我要投诉
使用帮助
常见问题